首页 > 武侠修真 > 夜烬天下 > 第八百四十七章:情报
繁體切換

第八百四十七章:情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榭依     书名:夜烬天下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谢谢啦!”重岚接过龙鳞收好,将手边的酒坛直接抱起来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向他挥手告别,瀛洲的仙草酒后劲大,但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脚步轻盈,还没走到门口又冲他眨了眨眼睛,忽然说道,“看在你招待我喝了一坛好酒的份上,极乐珠的事情我知道一部分,那是风雨会内部的烂摊子,如果我不插手只怕现在死的人会更多。”

    “我家里倒是还有几坛好酒,要不再来点?”萧千夜顺势接话,果然见重岚扭头走了回来,“可惜你的酒量太差了,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

    话音未落,萧奕白拉了张椅子一起坐下来,笑道:“那让我来陪少主喝几杯如何?极乐珠一事关系到飞垣百姓的安危,每拖延一天就会有更多的人沾染毒瘾,少主愿意透露一二,我愿意陪到天亮。”

    重岚眯眼看着他,这是一对孪生兄弟,一模一样的容颜上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让他不需要多做分辨就能清晰的感觉到差异,他递上酒杯,对萧奕白做了个请的手势,淡淡说道:“托你们福,五年前我在山海集的赌场赢了一笔巨额的赌金,参与到这场押注的商户有一千多家,遍布数百个不同的流岛,其中就包括了来自蓬莱仙岛的那一只巨鳌,那是我第一次认识风雨会,家主卫泽是个孤胆英雄,有三房夫人,可惜除了大房能和他一起风雨无阻的做生意,二房三房都不是省油的灯,人嘛,手头一旦有了闲钱总会无聊的去找点乐子,这一找就找到了黑市。”

    “按照他们那的传统,大房的长子卫阳原本该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才对,可以那小子书生气十足,自幼的理想便是考取功名入朝为官,卫家代代都是海上枭雄,突然冒出个文质彬彬的长子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好在卫泽本人倒是看得开,儿子喜欢他也不勉强,但是家中的祖产总要有人接手,大房膝下就这一个儿子,指望不上就只能培养二房的儿子,那小子叫卫继,老早就开始混迹山海集了。”

    重岚饶有兴致的笑了笑,一边摇头一边感叹:“都说慈母多败儿,卫继瞒着他爹在山海集欠了一大笔钱,二房私下拿了不少钱给他,可他赌瘾越来越大,几年下来终于补不上缺口,母子俩怕老爷子知道会气的把他丢海里喂鱼,二房也是山海集的常客,有段时间新认识了一个叫夜来香的女毒枭,两边一拍即合,慢慢的就盯上了毒货的交易。”

    “夜来香!”萧千夜和萧奕白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吓的重岚手里的酒杯都差点打翻,问道,“你们认识呀?我听说夜来香是飞垣山市的,几年前山市被毁,她也死了。”

    萧千夜蹙眉沉思,他一直都很疑惑夜来香曹雁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聘请到了纵横流岛的真罗族,如今看来,竟然和风雨会扯上了关系?

    重岚抿着酒意犹未尽:“黑市有黑市的规矩,有钱谁都是朋友,没钱谁都是敌人,要么还钱要么赔命,人家才不和你扯那么多,据说夜来香资助了他们一笔巨款,唯一的要求是让二房帮忙联系找寻辛摩族,但辛摩的收费可不便宜,二房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所以她私下扣了一半下来,回头骗夜来香这点钱只能请到真罗族,夜来香复仇心切就答应了,不过我听说真罗在飞垣吃了亏灰溜溜的跑了,哈哈。”

    他笑个不停,面前三人的脸色铁青,重岚尴尬的咳了一声,把话题重新绕回了风雨会:“二房给儿子还了钱,安安分分消停了两年,结果这边事情才摆平,三房那又出事了,三房的儿子叫卫戈,如果说二哥是个赌鬼,那这弟弟就是个霸王,他在山海集惹事打死了人,躲回蓬莱仙岛不敢出来,后来人家直接请了一批杀手追了过去,他倒是消息灵通溜之大吉,结果把还在家中寒窗苦读的大哥给害死了。”

    重岚惋惜的啧啧舌,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感慨万分:“所以说老婆还是不要娶那么多,有个能和你风雨同行的女人不好吗?非得贪图美色又娶了两个不省油的灯,把自己家搞的鸡飞狗跳,大房这么多年早就看淡了感情,一门心思经营着生意想多攒点积蓄实现儿子入朝为官的梦想,对丈夫和小妾的所作所为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可是这次儿子被人当成替罪羊活活打死在家里,这口气怎么可能忍得下?”

    “女人这种生物啊……狠起来是真的让人刮目相看,两个月之后,卫泽在一次出海经商的途中暴毙身亡,遗体运回蓬莱岛的时候,二房、三房在海边哭的惊天动地,唯有大房冷静的让人送回家里开始着手置办后事,她借着丈夫的死把所有的子嗣全部喊到了大堂,打着要分家产的幌子,一夜之间把人杀了个干净,两房屋里头加起来三十多口人呢,连刚出生的婴儿都没放过。”

    “卫泽的死……”

    重岚眨着眼睛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卫泽当然也是她杀的,这么多年老夫老妻了,卫泽对她没有半点防备,那女人不动声色的下了两个月的慢性毒药,连随船的大夫都没查出来,不过那毒我认识,是山海集里的东西,除非她也和山海集有往来,否则没可能弄到,那应该是两年前了吧,我正好路过蓬莱,本想借机打探一下飞垣的消息,结果意外撞上了这事,所以说女人这种生物真是可怕啊,要离得远远的才好。”

    云潇翻着白眼听着对方嘴里阴阳怪气的语调,默默扭头懒得看他,重岚憋着笑:“反正那女人和疯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手底下的大掌柜小伙计跑的跑散的散,百年家业眼见着就要被周围虎视眈眈的同行瓜分,而我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进入飞垣而不被怀疑,广厦将倾的风雨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于是我便暗中接了过来,不过我的目的又不是做生意赚钱,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等你回来罢了,所以他们留下的那些客人我都原封不动的保持着关系,这其中有一家叫桃源乡的舞馆,分店遍布几十座流岛,飞垣的山市也有一家,老板娘叫一品红,他们就是和风雨会做极乐珠生意的人。”

    兄弟俩心照不宣对视了一眼,黑市之所以叫黑市,就是因为其灰色地带太难管束,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延续下来的潜规则,确实不是一时半会能彻底解决的。

    重岚忽然凑了过来,似提醒似调侃的问道:“你们知道那位女毒枭为什么代号会叫夜来香吗?”

    三人同时捏紧了手心,不安的预感油然而生,重岚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一边摇晃一边笑道:“女人如花,婀娜多姿,美艳动人,如温柔的尖刀,不知在何时就会刺穿男人的胸膛,夜来香就是太心急了,她要是能隐忍几年往上爬,或许真的能报仇成功也不一定,我只知道她们上层似乎有一个庞大的组织,山海集之内很多女老板都牵扯其中,你们若是想调查桃源乡,那可一定要小心,不要招惹了这柄温柔的刀。”

    他奇怪的盯着云潇,莫名其妙的嘀咕:“同为女人,有人天生就是皇者,受尽宠爱,有的人却只能在黑市里左右逢源,夹缝求生,小姑娘,你可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六千两的鱼,不是什么人能吃得起。”

    云潇无言以对,重岚将酒坛子倒过来用力晃了晃,确定里面一滴酒也没有了之后才意犹未尽的起身告辞,帝都城守卫森严,但他轻轻踮脚就大跳从院子里高出百米高,像一颗不易察觉的淡淡流星旁若无人的消失在皇城的夜幕下,没想到对方临走前还给了他这么重要的信息,萧奕白睡意全无,一边叮嘱两人早些休息,一边急不可耐的连夜往墨阁赶去。

    这一夜听了太多让她震惊的事情,云潇心神不宁的走回房间,满脑子都是辛摩少主那张神似冥王煌焰的脸庞,拉着萧千夜的手不让他走:“你明天真的要去天守道应战吗?”

    他摸着云潇的脸颊,点头答道:“他冲着我来当然是最好的,荧惑岛和极乐珠的事情也都有了线索,因祸得福是不是?”

    “哪里得福了?”云潇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心里又急又担心,一口气没顺上来重重咳了起来,萧千夜帮她拍着后背,听她一喘一喘的道,“你不要看他一副笑眯眯的模样,那可是辛摩啊!这么多年他们横行流岛到处发着灾难财,怎么可能好端端的忽然改了性?该不会、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他们是不是不止十八个人,会不会埋伏在天守道……”

    “阿潇,你想太多了。”萧千夜赶打断她的碎碎念,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了,你也知道对方是辛摩,要是在内城动起手来,左邻右舍都要遭殃。”

    “可是、可是!”

    她还没说话就被萧千夜抬手堵住了嘴,稍微用力按着她的肩膀强行让她躺好,半开玩笑的哄道:“行了,你刚吃了药,烈王叮嘱过服用之后还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不好,乖乖睡觉,实在不放心明天我带上你一起,不过你不许动手,只能在一旁看着,你要是再一脚把人家踹出去,那就不好办了。”

    她才沾上枕头眼睛就已经睁不开了,只是死死抓着他的胳膊半睡半醒的嘀咕着,萧千夜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额头,守在床头等她沉沉睡去才轻轻关上门离开。

    院子里酒气熏天,让他情不自禁的捂住口鼻,忽然听到耳畔一声淡淡的叮嘱,是帝仲的声音罕见的响起:“小心呐,对方是辛摩,就算没有其它目的,硬战也不好对付。”

    “嗯,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他自言自语的回答,没注意到自己在这一刻下意识的抬手扶了一下额头,恍惚的摇晃了一瞬。

    帝仲没有接话,透着他的眼睛,露出深深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