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第一薅神 > 第四百七十三章 阴沉
繁體切換

第四百七十三章 阴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芊舟     书名:第一薅神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只要一接触到防御结就无声无息消失了,那情景仿佛是防御结在吸收黑龙喷出来的滔滔烈焰。

    防御阵中众人惊奇的看着这一幕,大家均能猜出马云腾拍出的防御结五行应该属水性,水克火,但只有水性防御结足够强大,并且火性攻击足够弱小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攻击有如被吞噬的现象, 众人心中都暗暗骇然,没有人敢小觑这只怪龙的攻击,特别是那些吃过苦头的修行者。

    天香谷众弟子看的目眩神驰,谢香似是对人又似自语一般,喃喃说道:

    “原来前辈修的是水性功法。”

    谢香也是不长记性,忘了旁边站的是赵潜, 只听旁边一声冷哼, 谢香一听就知道是谁, 转头怒目而视.

    只见赵潜不屑的看着谢香,傲然的说道:

    “什么水性,还扬花呢,我大哥是五系同修!”

    谢香火往上撞,感觉赵潜看自己的眼神就有如在看一白痴,谢香平日自视极高,连着被赵潜两次揶揄,心中恚怒,狠狠的瞪着赵潜。

    赵潜又是一声轻哼,摆出前辈高人的架式,抬头看着天空,好似长辈不与晚辈计较似的,但他似乎忘了自己的修为还不如谢香,而且整整差了一个层次。

    谢香也不好与他计较,毕竟刘烟与卫云对天香谷有援手之德,卫云为此还受了伤。赵潜五系同修的话语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因为没人相信,也亘古未闻。赵潜不着调的个性可以让任何反应迟钝的人在二句话之内就明白他的为人。

    马云腾今天给众人带来了足够多的惊奇, 然而让他们更惊奇的还在后面。这时马云腾突然将手轻轻扬了扬, 防御结突然逆势而上,顺着火柱向黑龙直奔而去。

    黑龙眼中红光更甚,闭上龙嘴扭动身驱,防御结擦身而过,同时黑龙嘴里发出一声低吟,天上飞的恶禽似乎受到了感召,也同时一起低鸣,然后纷纷振翅向马云腾攻来,但从低低嘶鸣中,似乎透露出对马云腾的忌惮。与此同时,黑龙舞动长尾,伴随着一股恶风,一道黑芒如闪电一般向马云腾横扫过来,其势如雷霆万均,威猛之极。

    马云腾心中微微一惊,龙尾来势极快,硕大的龙尾已幻化成淡淡的黑色光幕,如一把巨大的飞剑,向自己轰然袭来,马云腾微一犹豫,最终还是没有硬接,闪身避开,但黑龙灵活之极,迅速将长尾变幻方向,再次重重向马云腾扫来。

    马云腾再次闪开,黑龙扭头身躯,长尾再次如影随行。

    防御阵中众修行者都为马云腾捏一把汗,只有刘烟与赵潜表情淡定,显的毫不在意。

    由于黑龙长尾速度极快,被黑龙所御的飞禽似乎也怕被龙尾扫到,都振翅于四周,等待攻击机会。马云腾身形就在黑龙四周不停的变幻方位,黑龙剪尾速度虽快,还伤不着自己,但这样老躲也不是办法,渐渐心中有些不耐。

    这时黑龙长尾再次变幻方向,呼啸而来,马云腾身形突然幻灭,接着在不远处现出身来,他不再犹豫,一抬手,鼓荡力之丹,一抹长长刀光由指端泄出,斜斜的向黑龙斩去。

    黑龙再次扭动身躯让过刀光,但白色匹练却在空中打了一盘旋,回转方向接着又向黑龙头部斩来,黑龙一声嘶鸣,再想扭动身躯已经晚了,匆忙间挪开龙头,刀光重重的砸在黑龙的脖子上。

    黑龙一声凄惨的长鸣,声音真裂天地,远远的传了出去,防御阵中许多低修为的修行者都被震的坐在地下。整个黑龙全身剧烈的颤抖,龙颈上明显有鲜血崩出,显然这一击让它吃了大亏。

    与此同时,远处突然也传来了一声高吭的龙吟与之相和,所有众人都吃了一惊,没想到恶龙不只一条,马云腾也有些意外,此时也不及多想,只有下杀手先解决了这条恶龙再说。黑龙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招唤同伴反而加速了自己的灭亡。

    黑龙由于受伤,已停止了摆尾,这时四周的飞禽蠢蠢欲动,向马云腾急冲过来,马云腾没有空与这些恶鸟纠缠,随手拍飞了已近身的两只呆鸟,然后两道一人高的匹练一红一白齐齐的从指端发出,分光斩再次发威,狠狠的砸到了黑龙的头上。

    刀光太快,黑龙根本没来的及躲闪,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哀鸣,重重的摔到了地下,扭了几下,盘在一起再也不动。

    与此同时,天空中一道黑影与十几个修行者电射而至。

    防御阵中诸人都警惕的看着这群陌生人,刚到的黑龙募然发现了自己的同伴,仰天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啸声,径直飞到僵卧在地上的黑龙上方,围着盘卧在地上黑龙的尸体,低低的嘶鸣,眼睛里闪烁着让人不舒服的红芒。

    这条黑龙与刚被马云腾击杀的那条略有不同,就是龙头上长着两个小角,龙体赤黑,但龙角却呈淡金色,非常显眼。

    与黑龙一同前来的修行者有十八人之多,让所有人都暗暗纳罕的是,这十八人中有十七个是女修行者,比天香谷一行女修行者的比率还要高,十七名女子中有一人红巾蒙面,身穿也是红色衣裙,其它女子衣裳均呈绿色,唯一的男修行者看样子四十岁的年纪,身穿紫袍,腰束玉带。

    十八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盘卧在地上的黑龙,眼神中都冒着又惊又怒又怕的神情。防御阵中诸人都低声耳语,天香谷周之敏与谢香更是面带不解,两人对视一眼,在对方眼神中都看到了疑惑及不安的目光。谢香仔细观察这群陌生的修行者,最后目光渐渐定格,目不转睛的盯着红衣女人,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紫袍人慢慢抬起头来,死死的瞪着依然飘在空中的马云腾,眼里闪着厉芒,红衣女子虽然面部被蒙住,但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也全是怨毒,怨毒的深处,似乎还隐藏着深深的恐惧。

    马云腾静静立于空中,淡淡的看着这些人,显然黑龙是这这群人所伺,今日之事看样子是决不能善了,自己阅历有限,现在还摸不清楚这群人到底是什么人,那紫袍人的修为已达到第六层返璞中期,在修行界也算是相当了得,那蒙面红衣女子修为是第五重御神初期,其余的绿衣女子有一半达到了成丹期,最次的也进入了重生期,修行界拥有如此实力的门派屈指可数,而且女弟子如此之多,马云腾的思维渐渐清晰起来。

    紫袍人与红衣女依然死死的盯着马云腾,目光没有移开分毫,而且怨毒之意也没有稍减,显然是在盘算什么。防御阵中诸人也一言不法,疑惑的看着外面,整个气氛呈现死气沉沉的压抑。

    马云腾看了看四周,又向紫袍人与红衣女人扫了两眼,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

    “没想到修行界四大名门大派之一的天龙谷,居然驱使恶兽在这里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不知道若被修行界传开,如何堵这悠悠之口。”

    马云腾说此番话带有试探的意思,边说边将目光移向众多绿衣女子,这些人修为较低,相对来说定性也较差,更容易看出端倪,果不出所料,马云腾话音刚落,有几名绿衣女子脸色就变了一变。

    谷対

    马云腾还没等再说什么。防御阵众多修行者一时呆住了,有些人小声议论着,谁也没想到纵恶兽伤人的元凶居然是修行界赫赫有名的天龙谷。谢香与周之敏却神色大变,两人脸上都带着悲愤的神情。

    谢香满脸通红,脸上悲愤之意更浓,瞪着天上的红衣女人突然大声喝道:

    “谢凌霜,摘下你的遮羞布!露出你那张见不得人的脸出来!”

    赵潜在旁边一乐,谢香这句话怎么听着怎么有点别扭,他现在是左顾右盼,四周张望,只要有马云腾在,他是天不怕地不怕。

    红衣女人转头看着防御阵中的谢香,发出一阵冷冷的笑声,轻轻摘下脸上的红巾,露出一张充满邪气的脸,一双眼睛微微内陷,流露出阴阴的目光。

    谢香压着怒火沉声问道:

    “昨天袭击我们,前天偷袭大师兄,是不是都是你们干的?!”

    红衣女人谢凌霜冷冷一笑,并没有回答,而是目光厌恶的看着谢香。

    “谢香,姑姑很想你,你难道不想回去看看姑姑吗?”

    谢香脸色此时难看之极,但显然是在尽量控制着情绪,声音显的很是低沉。

    “不要抬出姑姑来,像这种鸡鸣狗盗的下三滥勾当,姑姑怎么会安排你们干,谢凌霜,你不会窝囊到连自己干的事都不敢承认吧?不要再挂着姑姑的名号,在外面丢人显眼!”

    谢凌霜并不动怒,脸上反而挂上一丝不屑的笑意,冷哼了一声。

    “对付一群叛徒,还需要讲什么好的手段吗?要不是姑姑存心不与你们计较,还容你们天香谷撑到现在?”

    周之敏谢香等众女脸色难看之极,四周的修行者却都愣住了。

    天香谷虽然是个小门小派,门下似乎也没有太多很出色的弟子,但传说谷主修为却功参造化,不低于修行界四大门派的掌门,因此在修行界也有些名声,但这只是传说,修行界诸多修行者对其真实性都深表怀疑。

    天香谷门人一般也很少在外走动,所以在修行界,也只能算是三四流门派,但今天让诸人大出意外的是,天香谷与四大门派之一的天龙谷居然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谢香怒极反笑。

    “枉你们还名列修行界四大门派,这些年来你们使的下三滥手段还少吗?天龙谷早已不是原来的天龙谷,姑姑就是被你们这群无耻之徒蒙蔽,才会听信你们谗言,而现在你们居然圈养恶龙,纵其在别离原伤人,天龙谷千万年的清誉就毁在你们的手中,我到要看看你们如何去堵世人悠悠之口。”

    谢香一提到恶龙,谢凌霜忍不住又向盘在地上的黑龙看了一眼,眼中再次流露出狠毒的目光,转过头来使劲瞪了马云腾一眼,这次奉命来别离原主要就是为了磨练一下灵兽的野性,顺便采摘几味药,为确保万无一失,谷中派遣了大批的高手随行。

    来到别离原不久,众人却意外发现,天香谷许多弟子也来到别离原。包括黑卫在内,修为都很低,并没有高手随行。谢凌霜一时心动,与紫袍人商量,想对天香谷诸人动手。

    其实原以天龙谷此行众人的实力,拿下周之敏几人绰绰有余,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马云腾来,不但一直没有得手,而且被重创数名高手,最要命的是现在灵兽也意外被诛,这对天龙谷来说损失是不能接受的。

    谢凌霜感到自己背上一直在向外冒冷汗,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可收拾的局面,究其原因都是自己挑唆引起的,此次临行之前,姑姑还郑重嘱咐自己不要生事,灵兽万万不能出什么差错,此番回去该如何交待?想想姑姑的雷霆手段,谢凌霜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对马云腾的恨意更浓。

    谢香见谢凌霜不再理自己,更是恼火,御剑就要向外冲,周之敏眼快,一把就把她拉了回来,寒着脸瞪了她一眼。谢香心中一凛,知道自己现在出去就是给马云腾添麻烦,怒火稍熄,转眼间却看见赵潜在旁边兴灾乐祸的看自己,就像是在看大戏一般。

    谢香刚压下去的火又腾的上来了,要不是现在情况特殊,真想修理一下眼前这个令人讨厌的臭小子,无奈之下咬了咬牙,转过身去,就当没看见。

    马云腾立在空中也不着急,反正这群人也不会放过自己,静观其变吧。

    谢凌霜现在明显是用心神在与紫袍人商谈,过了些许时间,终于紫袍人有所行动,身形慢慢向前,阴着脸端详着马云腾。

    “尊架到底是谁?既然敢于出头,难道还不敢亮明号吗?”

    “马云腾。”

    马云腾平静的报出名号,他还真没把自己的名号当回事,除了少数几人,也没人认得自己。

    周之敏等人现在才知道马云腾的真名,防御阵中诸多修行者都在苦思,似乎印象中修行界并无此人物,怎么修为却如此骇人。

    紫袍人点了点头,脸色却显的更加阴沉。

    “尊架修为高深,为何要跟本谷过不去?居然杀死本谷灵兽,难道尊架不觉的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