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六百零七章 跟我混
繁體切換

第六百零七章 跟我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下地拔草     书名:我想先苟几年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轰隆!!

    万斤之力爆发,林虚瞬间就到了阴冷中年的面前,五指捏拳,轰了过去,拳锋过处,空气发出不堪重负的暴鸣。

    “不!不!”

    阴冷中年心神巨颤,心中疯狂咆哮, 拼命想要架起手臂,抵挡住这恐怖无比的攻击。

    可惜两者实力差距,有天壤之别。

    时间仿佛变得无比缓慢,阴冷中年双臂仅仅抬一半,脸上震惊之色才刚刚显现,林虚的拳头就已经落了下来,电光火石之间, 直直的轰在了他的脑门之上。

    嘭!

    连百斤重的铁锤,都只能砸开一条缝的头骨,在林虚的一只肉拳面前,像豆腐捏的一般,瞬间塌陷,崩裂,轰成粉碎。

    黑色头皮,红色血液,白色脑浆,噼里啪啦,飞的到处都是,就像下了一场血肉雨。

    此时,十丈大地,因为林虚引起的震动,才刚刚停止。

    噗!

    阴冷中年无头的尸体立在远处,血浆像泉水一般,从颈部喷涌而出。

    在场的众人,全都静静的站在原地, 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连呼吸都仿佛停止。

    “啊~!”

    只到过了两三个呼吸, 几乎被吓傻的小六,才发出惊恐的大叫,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急忙把自己的嘴巴捂住。

    可是嘴角依旧发出呜呜声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中无边的惊恐。

    啪嗒啪嗒!

    林虚抬起手臂,轻轻一震,身上像是穿了一层无形的保护膜,把喷用过来的血水,跌落下来的血肉,全都隔离在体表半寸之外。

    “劲气如潮,通达全身!这是武圣才能随意做到的事情!!”

    那几名大汉牙齿打颤,像是见到怪物一样。

    他们不是恐惧,而是震惊。

    据他们所知,眼前的小侯爷不过才刚满十四岁,就算武道天赋再惊人,能达到筋骨就不错了。

    武圣?

    怎么可能!!

    这家伙难道是被什么怪物附身了不成?

    逃!

    不管眼前这个少年,是真正的小侯爷,还是被怪物附身的小侯爷,武圣境界的实力,已经毋庸置疑。

    而他们几个不过才练肉圆满,对付寻常人,打个三五个不成问题。

    但是在一名武圣面前,那就是个渣渣。

    就连他们头领,那位达到筋骨境大成阴冷中年,都撑不住随手一拳,更何况是他们。

    打不过,又不想死,那就只能跑!

    “我让你们走了吗?”

    林虚轻轻一跺脚,震起几块石头,右手一挽,抓在手中,瞬间甩了出去。

    咻咻咻!

    石头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像子弹一样,击打在几个刚刚跃起的大汉腿上。

    强大力量穿透力,直接击穿了他们的身体,从另一面飞了出来,只留下一个,不停冒着血水的血洞!

    “啊啊!”

    撕裂般的疼痛,让几个意志坚强的大汉,都忍不住发出痛苦的惨叫,浑身打颤,控制不住的跌坐在地上,一时站立不起。

    林虚拍掉手上的灰尘,眼神平淡,缓步走了过去。

    “问你们几个问题,谁答的好,我就放了谁!”

    “你个叛国贼,就算杀了我们,我们也不会说的!”

    其中一个大汉,强撑着起身,愤怒的咆哮道。

    嘭!

    那大汉话音未落,林虚就已经到了他跟前,一脚踢了过去。

    空气发出暴鸣,下一刻,大汉上百斤重的身体,像破布娃娃一样飞了出去,轰隆一声,直接撞塌了身后的房屋,被整个埋了进去。

    林虚没有去理会,刚才他那一脚,就算是筋骨境也必死无疑,更不用说一个炼肉境。

    他看向剩下的几人,继续说道:

    “你们为什么追杀我?把来龙去脉给我说清楚!”

    “你个叛逆……”

    嘭!

    又一个大汉被林虚踢飞出去,等到身体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扭曲的不成人影。

    “我,我……”

    还有人想要反抗,林虚毫不客气,直接将他的脑袋踩在地上,一点一点的踩碎,那杀猪似的惨叫,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头皮发麻。

    “还没有人愿意回答我的问题吗?”

    谷赀

    林虚脸上依旧挂着,云淡风轻的表情,仿佛他刚才杀掉的不是三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三只在泥地爬行的蝼蚁。

    “我说,我说!”

    在死亡的恐惧下,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视死如归的,很快就有人屈服,把林虚想要知道的消息,像倒豆子一样倒了出来。

    边上他的同伙想要阻止,被林虚一脚踢爆半个身体,惨叫了半天才死去。

    小六早就被吓傻在当场,一时间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跑,还是该留,是该尖叫,还是该沉默。

    她也算是见过世面,但在林虚修罗般的手段下,依旧吓的不知所措。

    “你父亲峄山候,私通外国,密谋杀害当今圣上……”

    等几人把林虚想要知道的消息,全部说出来之后,林虚没有一点信用的把几人脖子拧断。

    “在往外迈一步,我就杀了你。”

    林虚露出自认为温和的笑容,看向门口,猫手猫脚,准备偷偷溜走的小六。

    “你,你——”

    她转过头来,看着林虚恶魔般的微笑,僵硬的站在原地,再也敢迈出去一步。

    “我有那么可怕吗?”

    林虚一步一步的靠近她,语气轻柔,却吓的小六,直接闭上了眼睛。

    “念在我救过你一次的份上,给我个痛快吧!”

    小六眼泪巴巴,她不想死,可是她觉得,她应该是活不下来了。

    “你把我骗到这里来,你还想要一个痛快,你是不是没睡醒?”

    林虚站在她面前,屈起一根手指,敲在了她的脑壳上。

    “哎吆!”

    小六抱着脑袋发出痛呼,然后摸了摸脑袋,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走啦!跟我进城,请你吃饭!”

    说完,林虚背负双手,往门外走去,对于满地的尸体,置之不理。

    “呃?啊!”

    小六揉了揉毫发无损的脑袋,更加蒙圈。

    “你,你不杀我了?”

    “杀!不过要等养肥了再杀!”

    “……”

    我又不是猪,为什么要养肥了再杀?

    小六回头看了看满地的尸体打了一个冷颤,又看了看,越走越远的林虚,最后咬了咬牙,还是追了上去。

    林虚带着小六,畅通无阻的出了贫民窟,沿路曾经认出他的难民,一个个像是见了鬼一样。

    “这个家伙怎么会活着出来?小六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

    这些人实在想象不出来,在那几个凶恶的家伙手中,林虚是怎么平安无事逃出来的。

    直到林虚和小六走远,才有人大着胆子进入院落里查看,随后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

    “死了!都死了!”

    ……

    内城

    游芝酒楼!

    穿着脏兮兮衣服的小六,坐在豪华单间内,正抱着整只刚出炉的烧鸡狂啃,活脱脱饿死鬼投胎。

    “吃慢点,你也不怕噎死。”

    林虚喝着酒水,笑着提醒她。

    “药是……嗝……这样爷死……那就……太兴福了……嗝……”

    小六嘴里塞满食物,说起话来含含糊糊,一般人还真不一定听懂。

    林虚无奈摇了摇头,抬手虚抓,那烧鸡便落到了他手中。

    “鸡,鸡——”

    “喝口水,把嘴里的先咽下去,否则,不让你吃。”

    “好,好吧!”

    小六不情不愿的喝了杯茶,眼睛一直死死盯着,林虚手中的半只烧鸡。

    林虚见她消化个差不多,才把剩下的半只鸡丢给她。

    “以后跟着我混,怎么样?”

    “有鸡吃吗?”

    “天天吃。”

    “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