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这个首席不一般 > 第一百七十章 十等重选【九】
繁體切換

第一百七十章 十等重选【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缺钙的关节炎男孩     书名:这个首席不一般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冲天怒吼振聋发聩,粘稠发臭的唾液随着那声怒吼喷出,落到演武场上冒出滋滋滋的黑烟,唾液陷入地下,腐蚀性极强。

    化身蜥蜴外形的弟子抓起身旁被震晕的弟子,张开唾液粘稠,发臭的深渊巨口。

    “它的唾液连石板都能腐蚀,要是入了口岂不是连骨头都不剩。”

    一道身影飞过,长剑划过蜥蜴手臂,亮光闪过,剑刃卷曲,一击之下长剑成了废品。

    “长耳巨蜥何时变得如此坚硬了?”

    出剑弟子面带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下一秒就被长耳巨蜥的尾巴刺穿胸口,鲜血染红了那袭白衫,顺着尾巴流下,所过之处隐隐散发红光,红光之后尾巴膨胀了一分。

    流下的鲜血瞬间就被长耳巨蜥吸收,几息之后尾巴上的弟子已化成人|干,甩在地上,如齑粉般化为尘埃。

    长耳巨蜥再次怒吼,轰鸣的吼叫声令场地内的弟子口吐白沫,头脑昏厥。

    力量比之前强了一分,长耳巨蜥的身体也大了一倍,手中的那名化作人|干的弟子被它随手甩出。

    酒翁盯着场中那原本就处于安全地带的弟子狂笑不止,转身又指着几个戒律数了起来,第十个在院长身上停了下来。

    “笼子里的老鼠混进了一只猫,作为养鼠人,该怎么打开笼子救出里面的老鼠呢。”

    “当然是所有老鼠一起上去咬死猫咪了。”添香出现在酒翁身旁,一手拖着下巴,一手抱在胸前,若有所思道。

    酒翁仰头又是一口酒,顺手摸了摸添香头:“不错不错。”

    “好臭,离本小姐远点儿。”

    “顾昀,你拖住那个小孩,尚田,林阶律你们拖住那个拿葫芦的……”

    演武场上。

    一众弟子齐刷刷涌上,御剑飞行,控兽相对,剑阵配合,然而在数百刀光剑影之下,却伤不到长耳巨蜥一丝一毫,相反在长耳巨蜥的反击之下重伤倒地。

    “栾师兄,你我同时攻击它的眼睛,眼睛是它的弱点。”

    两个弟子,一人右臂化作猩猩粗壮手臂,臂围比他身体都大,结实的肌肉垂落在地,兽掌之上站着个双腿长毛,大腿尤为发达的兽腿。

    兽掌猛然抬高,掌上之人飞身而出,如离弦之箭划破天际,栾师兄在空中变换身体兽化部位,调整身体方向,以双腿对之,与此同时背生薄翼,薄翼包裹身体,形成个类似于蝉蛹一般的形状,身体也在此过程中加上了旋转力。

    长耳巨蜥长耳垂垂至胸前,其上各有一只尖耳,耳朵抖动,瞬息之间它便察觉到身侧飞来的敌人,此时栾师兄已来到身前,说时迟那时快,长耳巨蜥的尾巴不知何时挡在了身前,两者相撞,巨大的灵力波动引发了飓风,震开近身的弟子,摔出了演武场。

    “给我破开。”

    两者相碰之处火光四溢,竟生出了火焰,鲜血碎肉散落,长耳巨蜥痛苦咆哮,就在这时,那只兽化猩猩右臂的弟子腾空而起,抡起兽拳径直砸了过去,长耳巨蜥的另一侧兽化弟子正以管状尖嘴发出冲击波,两股力量相对,一左一右的夹击长耳巨蜥的兽首。

    “三品,我到了三品御灵境。”

    “我也到了三品。”

    “我们都是三品。”

    ……

    在众弟子的欢呼雀跃之下,对长耳巨蜥的攻势不减反增,弟子们纷纷兽化迎上,在众人的攻势之下,长耳巨蜥节节败退,终于在致命一击后倒下。

    “赢了,赢了。”

    酒翁游刃有余的躲开戒律的攻击,不仅如此,他还在躲开之际喝着酒,添香则正面相碰,别看添香只是个女童外貌,其力量惊人,食量惊人,不管是何种攻击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吞下,转而化作自身可用的灵力。

    “都是些什么怪物?”

    “你叫顾昀,哪个昀?一个土加一个匀的昀?”添香似乎对顾昀的名字甚有兴趣。

    顾昀相貌平平,眼下有雀斑,整日都是年无表情,提不起干劲的样子,顾昀弱弱道:“兵后避地溪滨,复得旦暮握手,慨前迹之昀陈,预后期之可拟,不能已於言也。”

    添香歪着个脑袋,她根本听不懂顾昀说的是什么?随即大喊道:“老头,他在说什么?”

    “他说你是个傻子。”

    “什么?无礼之徒。”添香莫名的生气,还击顾昀的力量也不自觉的增大了些,一拳打在顾昀拳头上,震的自己连退数步,手臂发麻。

    “你刚才不是在问我的名字嘛,那就是我的名字。”

    添香挥动的拳头在顾昀身前停了下来,再次喊道:“老头,娘亲说过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既教了本小姐诗词了,那他就是本小姐的师父了。”

    “他教了你什么?”

    “教了,教了……!均!”

    “那个字不读yun,那是均,平均的均。”

    添香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你既然没教本小姐诗词,那便算不得本小姐的师父。”

    “我叫顾昀,一个日一个匀的昀。”

    符锐无力吐槽,这怎么打个架还讨论起字来了,不过说回来带角的大姐姐确实很nice,就是笨了点儿,转念一想,笨了点儿也没什么不好,好骗啊,小妹妹快快长大。

    轰隆一声巨响,北方爆炸之声带动的灵力波动如同飓风一般袭来,声声轰鸣,铁翊羽与拾因的对弈开始了。

    酒翁看着演武场上的战局嘴角上扬,这次他笑的癫狂,笑的痴傻,他在为弟子们的狂欢感到兴奋。

    “一、二、三、四……”

    院长隐隐感觉不妙,尤其是在酒翁如此情神淡定的数数,越发觉得不对,先前那个弟子突然兽化,那种兽化并非是器灵师的御灵境,而是完全兽化,还有其他弟子莫名其妙的就达到了部分部位的化灵境,那可是三品,整个北鸣能有此等境界之人屈指可数,然而现在演武场上却有数十弟子轻而易举的便达到了,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快让所有弟子解除兽化。”院长第一时间下达了指令。

    “六十八,六十九,七十。”

    酒翁指着演武场上的最后一个弟子笑道:“三品的感觉如何?人族穷其一生无法到达的境界,老酒轻而易举的就能让你们触及,这便是人族永远无法战胜兽族的原因,你们人族若是自甘为奴,老酒可替你们求个情,饶……”

    “遮影步。”

    数道残影划过,一拳打在酒翁面部,符锐的拳头在这一击之下断了骨头,沁出鲜血,酒翁身定如山,身体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后退。

    “力道不足,拳头不硬,连出拳都不会,还想学人打拳?人族小子,你还不够格。”

    下一秒,酒翁的拳头穿过了符锐的胸膛,只是瞬息间他又收回了拳头,符锐的胸口莫名其妙的被开了个洞,酒翁身上却是一丝血迹都没有。

    “你是如何让器灵师兽化的?”

    符锐颤颤巍巍的站在酒翁身前,开洞的胸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速恢复,碎肉相连,血液回流。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酒翁再次递过酒葫芦,这一次符锐没有拒绝,仰头痛饮,酒水顺着脖颈流下,几大口后,符锐道了句:“难喝。”

    “你个人族小子懂什么叫酒?”

    “酒?一股子尿骚|味。”

    符锐实话实话,在他眼里确实和尿一般,难以下咽。

    “你若告诉我原因,我可带你去喝天下最好的酒。”

    酒翁缓缓走向符锐,在其耳边细语道:“老酒知道你是兽族之人,谁的部下?”

    你才是兽族之人,你们全家都是兽族。

    符锐心中谩骂,随即眼前一亮,想到了个应对之策,同样细语回应。

    酒翁退了数步,面色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怎么?不信?”

    酒翁楞楞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迷离的眼神之中似乎多了一丝光亮,只见他抬起手臂,咬牙切齿,愤怒携带着灵力四溢,那是肉眼可见的红色灵力,夹带着诡异的红色闪电。

    “兽力解放!!!”

    轻声的四个字划破长空,传到了整个演武场上,一时间场上所有的弟子均化身兽蛮,失去理智的向戒律们袭来。

    “小娃儿,坐下来歇会儿。”

    无缝衔接的兽蛮冲在添香身前与顾昀打了起来,其他兽化弟子发了疯的攻击戒律与院长。

    “你若真是,必定有解决之道。”

    酒翁一脚将符锐踢向演武场方向,自己则盘坐下来,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这一切,添香顺势坐了下来,酒翁嗅了嗅酒葫芦里的酒,顺手递给添香,添香则是一脸嫌弃。

    “老头,娘亲说小娃儿不能喝酒。”

    “你不说,老酒不说,红袖怎么知道?一口酒,一块兽糖。”

    添香盯着酒葫芦情不自禁的咽着口水,不过却在下一刻背过头去,酒翁掐住添香的头将其转了过来。

    “小娃儿,你最爱的兽糖也不要了?”

    “娘亲说吃多了有蛀牙。”

    酒翁眼冒杀气道:“是嘛,连最爱吃兽糖都不要了,老酒这酒葫芦里怕是有其他东西吧。”

    “没有,绝对没有。”

    “你向灵主大人发誓,若有假话,就让你一辈子吃不到兽糖。”

    添香哇的一下哭了起来,酒翁手忙脚乱的送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水幕结界附近,两名戒律在院长的吩咐下尝试与外界联系,然而却在严密的深渊裂缝前束手无策,为了防止出现新的兽蛮,以及防止酒翁三人逃跑,戒律们在深渊裂缝前布下戒律法阵。

    戒律法阵并非戒律亲自设下,而是由天命师提前在“戒简”上设下,再由使用者以灵力转移,其效果与范围会大打折扣。

    “希望能守住一时吧。

    /yt75953/335338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手机版址:m.yetianlian.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