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听说我全家都是反派 > 第148章 比较善良
繁體切換
    现在努力塞饭还来得及吗?

    慕濯欲哭无泪。

    “爹,”他巴巴地看着慕族长,眼睛水润,“我是你亲儿子!”

    至于如此心狠手辣?

    若是被揍的浑身胖一圈,自己确定还有小命?

    “你若不是我亲儿子,早就被扫地出门!”

    慕族长看着慕濯就来气,“跟你说多少次, 咱们只是普通农户,村里人捧的再高,也得有自知之明,没那么富贵命,就别得富贵病。”

    “我没得啊。”

    “没得你买什么人?”

    “就是好奇被人伺候的滋味。”

    “然后就上瘾?”

    “没有,”慕濯拒不承认,“我中午才把人领回来,根本没享受多久。”

    “是不是很遗憾?”

    “当然不是。”

    虽然这么说,可他满脸肉痛的样子,根本不像自己说的这么坚决。

    慕族长紧紧拳头,才压住蹭蹭往上冒的怒火,“继续跪着!”

    “哦!”

    慕濯磨磨蹭蹭,几步路硬生生走出一盏茶,比蜗牛还慢,跪下来后还碎碎念,“李念呢?他为什么不用受罚?”

    “濯哥,”闻言,李念不可思议地瞪一眼慕濯,接着便大义凛然指责,“义父这么做,全是为你好,怕你走错路,怕你无药可救,你不赶紧琢磨自己哪里犯错, 反而死盯着我,是不是不服气, 认为自己什么都没错?”

    “火上浇油也否认不了你犯的错更大,”慕濯下定决心把李念拖下水一起挨罚,“我即便买人,也是去的正经牙行,你呢?”

    “我已经很努力补救!”

    “李念说的不错,”慕族长点头,“不罚他,是因为他已经悔悟,他的行为值得别人再给一个机会,你呢?只会用嘴巴说!”

    不想挨打,也不想掏钱,莫非想上天?

    做错事就要有做错事的样子,这次让他三言两语敷衍过去,下次还得了?

    慕濯不服,“我还挨了打。”

    “混账,”慕族长气结,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差点直接晕过去,“打你是想让你悔悟,而不是让你彻底心安理得。”

    当初慕二说打也没用,自己不信,现在被现实教做人。

    老儿子比自己预想中还要油滑更多。

    即便到现在,依旧没把那些教导的话放在心里,认错仅仅是不想让自己这个当爹的气倒。

    “爹,我是真的没觉得这是多大事。”

    “你懂个锤子!”

    没吃过苦的儿子,从来不知道人活着可以有多难。

    没错,自家现在确实过的下去,买几个人也不打紧。

    但是,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这几年光景好,家家都有余粮,日子也太平。

    可这种日子又能撑多久?

    要是都像老儿子这样活在当下,半点不考虑以后的事,不消两代,自家就会彻底没落。

    届时,后悔又有什么用?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三十年前的逃荒日子至于记到现在?”慕濯撇嘴,“要我说,您老人家就是想太多,那种年景百年都难得遇到一次。”

    “义父的担心并没错,”李念说出自己看法,“逃荒其实一点不稀奇,每年都有那么几个地方被祸害,一场雨、一场雪都有可能要命。”

    慕濯被噎的半死。

    他怀疑李念今天故意跟自己过不去。

    只要有银子兜底,即便逃荒又如何,日子再难,也照样过的下去。

    慕族长没说话,而是陷入沉思。

    想让老儿子知道人得踏踏实实过日子,自己好像必须要狠心下死手。

    少顷,他有了决定,“慕濯,去洗把脸,跟我出门。”

    “不用跪了吗?”慕濯麻利的从地上爬起来,“爹,咱们要去哪?”

    “别问那么多。”

    说完,慕族长走向李念,沉着脸拍拍他的肩膀,“你已经知道错,我也就不多说什么,花烟馆那种地方,再让我知道你去一次,腿给打断,另外,既然把人买来,就好好对待。”

    顿一下,他补充,“已经认了你们,就不会把你们当外人,有难处下乡找我。”

    “嗯,我记住了。”

    “偷偷跟你说,”慕濯确定亲爹走远,压低声音开口,“我爹自掏腰包给你们买了盖房子的地,契书都已经办好,赶紧攒银子吧!”

    说完,也不管李念什么反应,匆匆离开。

    他本来不打算说出这个消息,因为觉得这三人筹不到盖房子的钱。

    最近一段时间接触后发现,他们其实没自己想象的不堪。

    倘若有人在后面推着走,并不会一直都这么可怜。

    直到慕濯背影完全消失,李念才收回视线。

    此时的他,突然觉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真的很有道理。

    他们三个本来早就放弃人生,有意无意地纵容自己堕落直至跌入地底。

    何其有幸,遇到这么一群发着光的人!

    慕族长父子来到慕宅时,苏黛刚摆好饭。

    “弟妹,我们是不是来的不巧?”

    “放心,”苏黛加了两双碗筷,“饭够吃。”

    “每天都多做吗?”

    “怎么可能!”慕耀白他一眼,“南崽嚷嚷着明天早上吃蛋炒饭,才特意多煮了两碗。”

    说着,微不可查地暼慕濯身旁的慕族长一眼。

    他的回来,夫妻俩都不意外,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父母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明知道自己心软会害了孩子,即便挣扎纠结,最终也会选择妥协。

    “先吃饭吧,”苏黛笑盈盈开口,“凉了对肠胃不好。”

    饭菜一如既往好吃,然而,只有慕濯和南崽吃的欢脱。

    苏黛同情地看着一无所知的他,柔声劝说,“慢慢来,别着急。”

    啧啧,吃的越快,欢乐的时光就越少。

    “弟妹,你这手艺真是绝了,”慕濯竖起拇指,“要是开酒楼,这么好吃的东西,绝对能赚的钵满盆满。”

    “赶紧吃肉,”慕耀看下去,隐晦提醒,“否则下次能不能吃到,还是未知数。”

    “吃不到肉,在说我吗?怎么可能!我家从来没断过荤腥。”

    说着,慕濯眯起眼睛,“慕二,你今天怎么奇奇怪怪?”

    “你马上就会知道。”

    “为什么不现在说?”

    “因为我比较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