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我只想苟在修仙界加点修炼 > 第13章 打爆割头客
繁體切換
    接下来的几日。

    李河时不时从丫鬟的口中听到一些谣言,说他已经把潇潇从女子变成女人。

    “纯属污蔑,我是有这个心思,但这姑娘跑得贼快,从不配合,只知道赚钱赚钱。”

    每次潇潇姑娘忙完丫鬟的活。

    就去做脏活累活,疯狂赚钱,到了痴迷的地步。

    李河很多次问她,是不是缺钱?

    她点点头,说特别缺。

    李河说,缺钱可以到账房处拿。

    她又不肯。

    这姑娘有自己的原则,靠自己双手赚的钱,别人给的不要。

    如果她要自己的钱,就好办了。

    只要多给钱,相信很快就能弄到床上,跟自己一起研究《素女密道经》,可惜姑娘的原则性太强了。

    很多次,李河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他,霸王硬上弓,将她抱到自己卧房睡了再说,反正强上她也无可奈何,但念头一出。

    吓得他出一身冷汗。

    这完全不符他的三观,估计是死去的十三皇子在影响自己。

    当自己有这种念头之时,李河开始疯狂吃饭,疯狂锻炼。

    用属性点蹭蹭蹭暴增。

    这几日,关于外界,也有一些爆炸性的消息。

    主要是与皇宫有关。

    支持太后的“有琴氏”一族被灭门。

    有琴氏不算大族,但朝廷中还是有一定的声望,然而一夜间,不管男女老幼,被江湖杀手“割头客”屠了。

    割头客是筑基期修仙者。

    修仙的前五个境界分别是:蜕凡,炼气,筑基,金丹,元婴。

    割头客很数年前晋级筑基,在江湖上以心狠手辣著称,每次杀人,喜欢将人的脑袋割下,摆放在东南角落,还点上三支香。

    因此闯出赫赫威名,被称割头客。

    有琴氏被屠满门,轰动了都城,因为都城许久没有发生过如此严肃的杀戮事件。

    无奈割头客杀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无从追查。

    但太后怀疑是皇后在削弱她的羽翼。

    但没有证据。

    因此这件事不了了之。

    “筑基就是猛,我何时才能修炼到这个境界。”

    李河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好高骛远了,自己连最基本的蜕凡境都没有突破。

    蜕凡其实是炼体,为下个境界炼气打基础的一个境界。

    算了,别想那么远,老老实实努力锻炼身体。

    晚上。

    李河将辛辛苦苦攒到的90个属性点点在素女密道经上。

    【姓名:李河】

    【寿命:18~21】

    【修为:无】

    【神通:无】

    【功法:素女密道经(小成)1130/3000】

    【可用属性点:0】

    虽然进度有点慢,但在朝着好的方向前进。

    辛苦了一日。

    李河打算享受享受。

    让绿萝准备热水澡。

    因为绿萝才九岁,不太适合儿童不宜的东西,把她赶出浴池后,让潇潇进来,亲自给他搓澡。

    潇潇很是抗拒。

    但这是她的工作,只好硬着头皮上。

    虽然进来前做好心理准备,但是看到氤氲的水雾,光着身子泡在池子中的李河。

    她脸色泛红,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

    她想跑路。

    但是李河喝住她,道:

    “什么叫贴身丫鬟,最主要的是贴身二字。”

    潇潇不敢抬头,弱弱道:“怎么不喊绿萝进来?”

    “她还小。”

    “奴婢也小。”

    “你一点都不小,至少有D。”李河盯着她的某个部位道。

    潇潇一愣:“什么?”

    “没什么,别磨叽,快下来,给我洗澡。”李河挥挥手让她进浴池。

    “奴婢能拒绝吗?”

    潇潇怎么也没想到,身为皇后娘娘的杀手,竟然还得给杀的对象搓澡,这传出去,杀手的面子还要吗?

    李河笑吟吟道:“你觉得呢?”

    潇潇想了想,觉得不太可能,只能忍辱负重。

    她将靴子脱掉,伸出脚探了探水温,刚合适,蹑手蹑脚走进浴池,来到李河的身后。

    两人的距离很紧,弄得潇潇很紧张,抓紧了她的衣裳。

    “搓澡啊,愣着干嘛呢?”

    “哦,你别对奴婢动手动脚啊。”

    潇潇闭着眼睛,在李河的身上乱摸,给她搓澡,不过还是不敢靠太近,就怕他突然抱住自己,霸王硬上弓。

    可能是闭着眼睛,不小心摸到什么。

    李河倒吸一口凉气,一敲她脑袋。

    潇潇猛然睁开眼睛,尖叫一声,逃离浴池。

    李河郁闷:

    “你跑什么啊,我都没有喊,这贴身丫鬟不合格,得找个时间好好调教一番。”

    他没有再让人把潇潇喊回来,自己在水里面泡了一会儿,走出浴池,穿好衣服,便回房间休息。

    白日运动量太大,每半个小时就进入了梦乡。

    睡到深夜。

    李河隐隐听到窗外有动静,猛然睁开眼睛,穿好衣服。

    拿了一个花瓶。

    轻手轻脚靠近窗户,躲在窗户下边,仔细听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呼吸。

    呼吸声很不规律,断断续续,像是严重受伤之人的喘息。

    “好像是受伤极其严重的贼人闯进这里。”

    李河没有大呼小叫,慢慢地蹭,远离窗户,躲在角落中,手中握着花瓶。

    他想喊。

    但怕贼人听到自己的声音后,判断出他的位置,使出绝招,让他一击毙命。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慢慢靠近门口,溜出去再呼喊。

    然而刚刚挪动几步,窗户“吱呀”地被打开了。

    李河迅速蹲在角落中。

    一个浑身是血的黑影顺着窗户爬了进来,也轻手轻脚,慢慢将窗户关上。

    因为贼人背对着自己,李河没有任何犹豫,跳起来,狠狠将花瓶砸在贼人的脑袋上。

    “砰!”

    花瓶碎了。

    那人翻翻白眼,缓缓倒在地面。

    李河没有任何犹豫,转身跑出房间,大喊:“救命。”

    很快惊动了府邸的护卫,纷纷跑来用绳子,将这个人绑起来。

    李河道:“用绳子绑恐怕不行,此人身上好浓重的血腥味,可能是个杀手,你们取锁链过来,锁住他的手脚。”

    下人照做,用锁链将他绑起来。

    李河再道:“你们马上将此人送到官府,记住,用黑布蒙住他的眼睛,这样就看不到你们,事后无法报复。”

    下人正准备将他送去官府。

    李河又喊:

    “等等,还是不保守,他已经知道了我们住的位置,要是出来,还是会报复我们,我记得我们府邸有牢房,把他关进去。”

    “好吵啊,大晚上干什么呢?”打着呵欠的红薯迷迷糊糊走来。

    “可能抓到一个杀手。”

    “杀手?”

    红薯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大眼睛,你能这个男子,道:

    “这人好眼熟,眼睛到嘴角有一道疤,好像在哪见过,咦,这不是割头客吗?”

    “割头客是筑基期修行者,要是醒来还了得。”

    李河毫无犹豫上前,坐在昏迷的割头客身上,拳头轰出。

    锻炼这么久,自然知道丹田的位置。

    直接用拳头将他的丹田轰碎。

    这样割头客算是废了,没有威胁。

    李河这才有点安全感,道:

    “为防止万一,贯穿他的琵琶骨,挑断他的脚筋,把他关进笼子中,再锁进牢房,明日送到太后府邸。”

    红薯道:

    “其实,没有必要在做这些操作,打爆丹田,他就废了,再也没有还手之力。”

    “谁知道他是否还有别的手段,这样比较保守,比较有安全感。”

    众人无语。

    /yt90232/335352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手机版址:m.yetianlian.la